点击关闭

训练战斗机-舰载战斗机第一次在辽宁舰上成功实现夜间起降

  • 时间:

【勇敢者游戏2预告】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1日06 版)

當初,艦載戰鬥機事業完全是一張白紙。“我們缺技術積累、缺圖紙資料、缺標準規範、缺組訓經驗,是一批批年輕飛行員用一道道輪胎擦痕,記錄下了一個又一個開始,一個又一個‘第一次’。”部隊長張葉說。

2016年11月,該部首次組織實彈演練。很多人覺得,初次演練實彈課目,沒必要添加別的戰術動作來增加難度,穩妥一點更好。

飛機每次起降,都會在航母甲板或模擬飛行甲板上留下漆黑的輪胎痕跡。時間久了,重重痕跡疊加,就被稱為“黑區”。

體系作戰、聯合對抗、自由空戰、未知環境等實戰課目,已成為這支航母艦載機部隊日常訓練的“標配”。近年來,從渤海到黃海,從近海到大洋,他們創造了駐艦飛機數量、出航飛行時間、航次內飛行強度、單批次放飛密度等多項實戰化訓練紀錄。

艦載機每次從14度的艦艏仰角起飛,都像是被高高拋起,如果要緊接著執行超低空飛行戰術,毫無疑問是十分困難的。

“只有從難從嚴,才能訓出真正的戰鬥力!”指揮員戴興說。於是,一架架“飛鯊”騰空而起。戰機貼著海平面靈活機動,避開“敵”重重防線。鎖定目標,導彈呼嘯而出,靶船瞬間“開了花”。

這是一支從無到有、披荊斬棘的部隊。

如此“驚心動魄”的著艦過後,這名飛行員回到休息室,沒顧得上“喘口氣”,直接寫起了著艦體會,“這樣的情況第一次遇到,要好好總結一番。”

今年國慶閱兵,海軍5架殲—15“飛鯊”艦載戰鬥機從這裡起飛,在天安門上空疾飛而過,中國“飛鯊”再次引來世人的目光。

就在許多“第一次”的探索總結中,一批批艦載機飛行員梯次銜接、自信成長,取得航母飛行資質認證的“尾鉤俱樂部”成員越來越多……那年,艦載戰鬥機第一次在遼寧艦上成功實現夜間起降,至此,我國自主培養的艦載戰鬥機飛行員攻破了全部著艦技術難關。

這裡是海軍艦載航空兵某部基地。該部於2013年組建,是我國首支航母艦載戰鬥機部隊,是航母編隊作戰體系中的“尖刀”。

2016年12月,中國航母編隊首次穿越宮古海峽,前出第一島鏈,駛向“更深的藍”,在近似實戰環境中開展全系統、全流程、全要素整體訓練和演習。這標志著航母編隊基本形成遠海攻防作戰能力。

“‘飛鯊’作為航母編隊體系中的關鍵一環,必須實現遠海飛行,完成遠海保障,進行遠海作戰訓練。”張葉說。

“要想真正具備實戰能力,必須經歷實戰化訓練的摔打。”該部政委張立春說。

“飛機就貼著海面,浪頭一個一個涌過來,似乎隨時都能打到翼尖。”一位飛行員回憶說。高度一降再降,難度一增再增……最終,飛行員們熟練掌握了這項戰術技能,而他們的探索也被寫進後來修訂的海軍航空兵部隊軍事訓練大綱。

很多“第一次”,都與風險為伴。一天,一名飛行員駕機返航即將著艦時,一團海霧忽然吹來,能見度極差。這種情況在此前的訓練中從未遇到過,看上去完成著艦十分困難。面對惡劣的著艦條件,平時的嚴格訓練讓他保持著鎮靜。他努力控制著飛機,一次次校正飛行姿態。終於,飛機穩穩地掛住了攔阻索,著艦成功!

渤海灣畔,風高浪急。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一架架“飛鯊”艦載戰鬥機依次起飛、返航。

強軍引領,使命催徵。中國“飛鯊”,用一次次複雜海況下的完美起降,飛出了海空“鐵拳”的新航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