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最佳影片-在两年前的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评选中

  • 时间:

【邓超孙俪家添新丁】

回望來時路,1981年,農曆辛酉雞年,一批中國電影行業專家懷揣對電影事業的熱忱,肩負中國電影的未來前途,共同發起了“中國電影金雞獎”評選活動,用以獎勵每年優秀的電影作品和電影人。2005年,面對國內外影視行業獎項泛濫的現象,金雞獎為堅守獎項的含金量和權威性,決定採取與百花獎“隔年一屆”的輪流評選機制。金雞獎在中國電影界的權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面對中國電影日行千里的發展速度,兩年一屆的金雞獎對於中國電影的總結意義大於其對於行業發展的及時反饋和展望,其中獎項頻頻開出“雙黃蛋”何嘗不是一種無奈之舉呢?總而言之,金雞獎如何平衡作為專家獎的“實效性”和對中國電影發展的“引領性”這兩者的關係,一度引發電影界的反思。金雞獎從自身升級和行業需求的雙重維度上都被賦予了“掌舵方向”的時代使命,需要以其專業水準和負責任的態度發揮市場引導層面的積極作用。

除了主流價值引領力表現突出,“現實主義”也是本屆金雞獎的關鍵詞之一。不難發現,現實題材在近年來尤其受到青睞,廣泛地被運用到電影、電視劇等文藝作品創作當中,而現實主義不僅僅是選取現實題材進行故事創作,更是帶有深邃的歷史眼光觀照社會生活的變遷。在兩年前的第31屆中國電影金雞獎評選中,《湄公河行動》(2016年)《我不是潘金蓮》(2016年)和《烈日灼心》(2015年)等作品和創作者也都站在了現實主義的陣營里。金雞獎選擇真正有態度的現實主義作品,既表達了獎項對作品本身滲透力和爆發力的肯定,又彰顯了獎項本身的社會擔當和價值追求。

說到“快速前進”,新世紀以來特別是近十年,中國電影所取得的巨大進步和成績令人矚目。2019年,中國電影產量全球第三,票房收入全球第二,銀幕總數全球第一,可謂在電影領域也向世界展現了非同一般的“中國速度”。而在這段徵程中,中國電影走過了鋪築基礎設施的“發展路”、走過了唯流量、唯明星、唯票房的“曲折路”,如今,正走在電影工業化水準拔升的“高速路”。

以往金雞獎開出“雙黃蛋”很容易招致一片噓聲,認為獎項一分為二,其含金量被稀釋了。但今年在“最佳故事片”的競逐中,《我不是藥神》與《流浪地球》實在令人難以取捨,外界竟一反常態地有了“都最佳”“雙黃蛋”的呼聲。《我不是藥神》在本屆金雞獎的評選中獲得了最多獎項提名,併在“最佳導演處女作”的角逐中毫無懸念地當選,最終卻遺憾未能獲得“最佳故事片”。其實,這並不代表影片本身存在某方面的爭議,反而更加印證和強調了《我不是藥神》是近年來具有重大意義的深入人心的好作品。

與此相輝映的還有本屆金雞獎的“大贏家”,獨攬“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編劇”三項大獎的文藝片《地久天長》。在開幕式的紅毯上,演員王景春、詠梅、王源一同亮相,被媒體和網友親切地稱作“劉耀軍一家”,這足見最佳男女主角獎項實至名歸,影片角色塑造生動到位,日常生活化敘事的沉穩筆觸力透人心。

整體來看,這隻容光煥發的“金雞”的確鳴響了新時代的強音,指引了中國電影的未來。第32屆金雞獎的最終結果是對過去兩年中國影人、影片取得的成就的肯定,更為未來中國電影創製確立了方向,即彰顯主流價值、現實主義面向和電影工業化路徑。

影片《流浪地球》(2019年)在本屆金雞獎的評選中獲得了五個獎項的提名,最終戰勝同為“種子選手”且獲得八項提名的“現象級”影片《我不是藥神》(2018年),一舉摘得“最佳故事片”的桂冠。與《流浪地球》同為春節檔“爆款”的影片《紅海行動》(2018年)也獲得了多項提名,香港導演林超賢憑藉此片獲得最佳導演獎。《流浪地球》《紅海行動》和《我不是藥神》等影片都表現出了在商業價值層面的影響力和主流價值層面的引領力。

本屆金雞獎可謂群星閃耀,但大眾的目光不僅限於“紅毯數星星”,舞臺的追光也從明星移至電影作品本身。無論是《紅海行動》在域外拍攝、場景設計和特效技術上的成熟度,還是最佳美術片《風語咒》對數字技術與電影美學的生動運用,無一不彰顯著中國電影在工業化層面的飛躍。如果說本屆金雞獎對《流浪地球》在中國科幻電影和重工業大片領域的開拓意義給予了充分肯定,那麼在高歌電影特效時代和數字美學的當下,金雞獎同樣認可了看上去有點兒“費事”和“很不聰明”的《妖貓傳》。影片97%的畫面都採用實景拍攝,該片美術指導屠楠借用清代畫家笪重光的話解釋:“神無可繪,真境逼而神境生”。為此屠楠、陸葦和他們的團隊打磨了六年之久,大到街道與自然環境的構造,小到窗格與宮燈的設計,以繪畫、建築等藝術的融合滋養出“神形兼備”的大唐。本屆金雞獎“最佳美術獎”授予《妖貓傳》,是對屠楠和陸葦專業水準的極大肯定,同時更是對中國電影匠人精神和藝術初心的一份嘉獎。

同時,由楊文軍執導,實力演員羅晉、黃志忠、李一桐、金瀚等領銜主演的古裝劇《鶴唳華亭》正在持續熱播中,該劇憑藉環環相扣的劇情、一眾主演的精湛演技,特別是還原宋代含蓄、典雅、精緻的服飾禮儀之美,博得了觀眾的贊賞。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主任編輯閆偉應邀撰寫劇評,對該劇的成功經驗予以了總結和分析。此外,“大美嶺南·藝海觀潮”美術評論專欄繼續推出,敬請垂註。

2019年,中國電影金雞獎已經走過38載風雨路。臨近“不惑之年”,它不僅沒有遭遇“中年危機”,反而煥發了新的生機與活力。我們有理由相信,一年一度的金雞獎必將成為中國電影從大國邁向強國征途中的亮麗景觀和新坐標。

編者按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於11月23日正式落下帷幕,與往屆遭到“吐槽”的窘況不同,今年的金雞獎以方方面面的實際轉變收穫各界好評,尤其是重啟“一年一評”的評審機制更是備受矚目。已經舉辦了38年的中國電影金雞獎在2019年重新出發,以更強大的陣容、更專業的標準,以及更火熱的話題關註度,讓電影人和電影觀眾有了全新的期待。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副教授齊偉應邀為本期文藝評論撰寫了評論文章,圍繞金雞獎自身升級、獲獎影片的整體風貌等進行了精彩點評。

另一方面,距離獎項揭曉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提名名單一經公佈就格外“吸睛”。但令人意外的是,本屆金雞獎“神仙打架”的局面中竟沒有開出“雙黃蛋”。這不僅打破了金雞獎頻頻花開兩朵的“傳統”,也暗合著其作為老牌電影獎項所展露的全新面貌,更是讓每個獎項的歸屬擁有了“大浪淘沙始見金”的慎重感和分量感。

本屆金雞獎的評選塵埃落定,或許面對結果仍有幾家失落與遺憾,但雄雞破曉的“聲音”已處處傳遍。它是一年一評的“回歸聲”;它是對標國際A類電影節固定了舉辦城市,讓大型電影獎項與城市文化旅游共榮共生的“決心聲”;它是對待每一個獎項慎重考量,以期通過回溯推動進步的“責任聲”;它是開設了創投單元和“星辰大海”演員計劃的“擔當聲”。金雞獎正在以其專業性和引領性聚攏起全國觀眾和全球華語電影人的目光。

此外,最佳戲曲片《挑山女人》、最佳紀錄片《奮鬥時代》也同樣體現了文藝作品對現實生活的反映與典藏。總而言之,從本屆金雞獎的獲獎名單里不僅能看到中國電影人從時代中汲取靈感和養分,以光影勾勒出生活的不同側面,還能讀到中國電影在快速前進中不忘初心的態度和溫度。

本屆金雞獎最令人欣喜的改變無疑是正式宣佈將回歸“一年一評”的機制。正如獎項主辦方所期望的那樣,“這既是順應中國電影快速發展的重要決策,又是回應電影工作者呼聲的重大舉措”。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指出:“一部好的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同時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如此看來,這三部影片在此次評選中備受關註並獲得嘉獎,正是中國電影行業踐行“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的具體顯現,也是金雞獎肩負社會責任所發揮的主流價值引領作用,同時還顯現出了當下中國主流觀眾不再滿足於單純的感官刺激和“娛樂至死”的價值追求。換句話說,在中國觀眾整體審美水平、情感需求和價值標準提升的今天,主流價值和主流市場融合的創製理念成為了中國電影界的共識,專業評價和市場選擇之間的裂隙也正逐漸彌合。